又是野菜飘香时

发布时间: 2019-05-21 14:28 来源: 平凉日报 责任编辑:

      

                      □杨正龙                   

  上班途中,匆匆转过街角,只见台阶上蹲坐着几位兜售土特产的农家妇女。清晨的阳光洒落在她们身上,几缕碎发“任性”地贴在脸颊,额头上布满了因赶路而沁出细密的汗珠,挽起的裤管显然已是被露水打湿了。面前花花绿绿的塑料袋装满了各种野菜,这一包包的苜蓿、荠菜一下子触动了我的味蕾,我不由地减缓了前行的了脚步……     

  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我,对于野菜总是有着难以忘却的情怀。记忆中,庄稼人冬三个月的蔬菜无外乎腌菜、洋芋和萝卜,初春时节,细心的母亲总会在房前屋后掐一把苜蓿,或是剜几朵荠菜,或凉拌、或清下,总会让我们兄弟俩食欲大增。记得有一次,父亲从远方拎来一小袋燕麦面,不知是谁的提议——竟然做燕面糊汤,最“可恶”的还是让我们几个小孩去剪苋麻(实为萱麻),当时那个愁啊!因为淘气,玩耍时被萱麻蛰是常事,为了止痒,愣是擤些鼻涕往身上抹啊!最后无奈,找到一把羊毛剪刀,剪下萱麻芽之后,用木棍夹到篮子里,不过,那次的燕面糊汤真的是回味无穷。     

  上了初中,家里养了一群羊,每逢暑假,村里的学生娃自然而然地接过鞭子,俨然一群放羊娃。淘气的我们时常骑上毛驴,雄赳赳、气昂昂地赶着牛羊进山放牧。到了目的地,上山趴洼、爬沟溜渠,当然,大自然也不会吝惜它的馈赠。山核桃、面李子、野酸梨……乐此不疲的吃着、嚼着;而懂事的女孩们则挎着竹篾笼笼,掰刺椿头、打五爪子、折蕨菜、拾地软、挖小蒜……日落后的饭桌上又会多出一道道可口的小菜。     

  工作以后,由于地处关山脚下,工作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约三五好友,骑行进山,收获宁静与恬淡的同时,一袋袋刺椿头、一把把蕨菜也会收入囊中,返校之后与同事朋友又是一番大快朵颐。记得初到乡镇后第一次下队是一个大雪天,在农户家里吃的是玉米珍珍和着洋芋疙瘩的馓饭。桌上一大盆晒干的五爪子,一大盆灰菜,勤劳的女主人将采摘好的野菜煮熟后再晒干,待到隆冬时节,开水一泡,切点葱姜蒜,撒些辣椒面,热油一浇,再淋点儿香醋,那滋味,至今难忘啊!     

  现在想想,其实大多数野菜或多或少的都留存着一丝苦涩,概是因为在朔风凛冽的隆冬时节,他们以其娇小的身躯历经了大自然一次次的霜欺雪压,内心的凄苦无处倾诉。抑或是对那段青黄不接、食不果腹的岁月的一种沉淀,一种追忆吧。可是随着社会物质文明的不断发展,“吃”这朴素的需求俨然“水涨船高”,显然已经上升到了有无面子的高度。鸡鸭鱼肉、时令果蔬乃至飞禽走兽不断刷新着“吃货”们的舌苔,蒸煮煎炸、精粮细做甚至生吞活剥的各色吃法更不时冲击着食客们的眼球。觥筹交错间已杯盘狼藉,口腹之欲得到了极大满足。一段时间,作为贫苦、匮乏的特定产物——野菜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然而当地沟油、瘦肉精、三聚氰胺、黄金大米等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人们的餐桌,威胁着人们“舌尖上的安全”时,此时人们隐约间明白了什么。什么吃饱喝好,什么吃出面子,都通通的见鬼去吧!唯有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而此时,野菜却又一次以其独特的口感和较高的营养价值及药用价值走上餐桌,备受人们推崇。这不!在这寒意尚存的早春时节,或三五成群,或扶老携幼,或与爱人携手同行,或以友人结伴而至,走进大自然,亲近大自然,接受大自然的一切馈赠,微风中不时传来一声声爽朗的笑声。是啊!忆苦思甜,生活才会更加甜蜜啊。     

  田埂上、河道里、山谷中,一簇簇、一堆堆的野菜早已破冰而出,微风中,阳光里,他们摇曳着身躯,仿佛是在低头叩问脚下的大地,亦是在点头赞许吧。